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养生小常识 >

三个难以启齿的性病故事

时间:2019-10-25  来源:如何养生

  说起“性病”二字,恐怕很少有人愿把这两个字与自己联系起来。这两个字或多或少会使人们连想到“不检点”,甚至于连想到黑暗、丑恶和羞愧。

  说实话,在未去省皮肤病防治中心采访前,我对性病患者这个较为特殊的群体并没有太多的了解。

  在1998年12月的中旬,我走近了他们,在江城繁华的商业区背后的一家省级医学科学研究单位办的皮肤病防治中心性病专科门诊里,在门诊里的一个个单独的用毛玻璃围成的男科、女科诊疗室内,在医生和患者的谈话中,我发现这里来治病的是一个大家即熟悉又陌生的群体;这里是一个相对一般人来讲的隐秘世界;这里隐藏着许多人生道路中酸甜苦辣的无奈故事。

  第一个引以为戒的故事

  走进异常安静的门诊候诊大厅就可见墙壁上挂着一幅字框,白底上镶着立体的蓝字十分醒目和独特:“敬告病友,你可以不将你的真实姓名、工作单位告诉我们。但请你一定要将你的病情、病史如实的告诉我们。”

  我走进这个专科门诊去采访时,先到化验室找了顾医生。因不少就诊的人都要到这里来取检验结果,看自己是否染上了令人生厌、难于启齿的性病。

  没想到的是碰到的第一个病人竟是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1.75左右的个子,40左右的年纪,儒雅挺拔的站在面前。如不是在这个特定的环境、如不是他先开口讲话,我是绝对不会把他想象成病人的。

  坐在我身边的顾医生问道:“易科长,怎么啦?”

  “顾医生,我今天赶来不为别的,只是讲一个重要的事情。”这个被称为“易科长”的男子急促的说着:“我爱人有些察觉到了。我怕她会到你们这里来问,特地来请求你们为我保密。为了我的家庭幸福,你们一定不要暴露了。”

  这位易科长的眉宇之间留流露出尴尬的神气,顾医生冷静地对他讲:“有关职业道德敬请放心。我们的任务是治病救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大家都冷场了,对这男子不知是该同情还是厌恶。突然,这位易科长自言自语、喋喋不休起来:“不能说,不能说。打死我也不能说,共产党员打死也不能说!”

  什么!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想起自己是共产党员,他就没想到自己的行为给这个光荣的称号抹上的污点?!我冲动得要站起来,顾医生暗地里扯了一下我的衣角,才使自己想起来此地的任务。

  事情坏就坏在半个月前,一位急需贷款的客户在一酒店大设宴席,酒醉饭饱后硬拉易科长到娱乐城去潇洒一番。

  这位易科长一直是洁身自好,再加上业务水平颇高,所以在系统里也算是一个人物。但象干这种有实权又有人求的工作,被人拉去“潇洒”一下的事情时有发生。可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对这些“潇洒”从反感慢慢地变成“见怪不怪”。他以前被客户请去到“洗脚城”去洗脚、去“桑拿室”去按摩,也没什么。可这次到娱乐城回来不到一个星期,就发现坏事了。开始是尿频、尿急和尿痛,马上就出现令人恶心的流脓水。他害怕极了,情绪也一落千丈。好在他还算是有知识的人,没有去那些电线杆上做广告的私人诊所去。在忐忑不安中熬过了两天后,就硬着头皮找到了这家专科门诊就医。

  癫痫病的治疗需要多少钱呢当他拿着自己的化验单再到“男科”找医生看时,医生指着化验单告诉他说,查出有“淋球菌”就已确诊他已染上了性病的一种——淋病。在治疗他的病的同时,无论他的性伙伴是不是在潜伏期都必须治疗,才可能不重复传染,才可能治疗全愈。

  易科长拿着医生为妻子开的药,急出了一身的冷汗。自己干的这种无法启齿的荒唐事是一定不能让妻子知道的。他的确爱自己的妻子,从来就没想到要亲手拆毁这个家。更不能在自己的女儿面前丧失父亲的尊严。他总有侥幸心理,想自己不会那末倒霉吧,单单就会遇到有病的“三陪”女郎?再加上那种“不玩白不玩,不占白不占”的诱惑也实在难以抵挡,哪知道才“潇洒”了三次,就捅出了这么大的娄子。

  易科长急中生智,回到家里对妻子格外的温柔。拿出医生开的药说:“听我们同事讲有一种国外进口的美容口服片,我就托人给搞来了,十天一个疗程。只要我的夫人能更加的美丽动人,花多少钱我都心甘情愿。”妻子听了娇媚的佯装生气的用肩膀碰了他一下,一边说:“都已经‘人老珠黄’了,还吃什么要啊。”一边赶紧把药扔到了嘴里。易科长可是松了一口气。

  事情可是没那么简单。过了几天,易科长疏忽了一下,没注意收好自己吃的药。他的妻子清理一家大小的换洗衣物准备丢进洗衣机里洗时,突然发现在丈夫的上衣口袋中,也装着和自己吃的什么美容口服片一样的药片。易夫人很奇怪:这到底是什么药片?难道老公也也这么样的需要美容?她仔仔细细地看了装药的纸袋上印着“XX皮肤病防治中心”一行字,再马虎的妻子会起疑心。一时间,妻子泪雨磅礴,一向温馨和睦的家庭顿时布满了乌云。易科长慌了手脚,又是发誓又是诅咒,费了半天的时候,劝得舌干口燥,才止住了妻子的眼泪。

  易科长惊骇之中还有点庆幸,幸好自己在看病之时用的假姓名,就算妻子找到这家防治中心来,只要医生不说出来问题就不大。

  后来,据认识这个男子的人告诉我们,此人还真是我市某银行营业部的一个科长。财经大学毕业,业务能力非常强。家庭也很美满,妻子是大学的同班同学,在某研究所财务处工作。而且温柔美丽,小鸟依人。家中的大事小事都由这位易科长做主。易璇璇是他们钟爱的独生女,今年已经十四岁的大姑娘,长的亭亭玉立、青春可人。在她的心目中爸爸可是个偶像人物,她觉得爸爸是那样的“帅”和“酷”,她觉得爸爸知识是那样的渊博,每句话都闪烁着智慧的光华。

  易科长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在这居安思危、竞争激烈的情景下,他不但拥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岗位,而且收入不菲。每每望着装修舒适的三室两厅,拥着亲爱的娇妻爱女,心里就涌起说不清的满足感。

  可染上这讨厌的性病后,情景就全变了。每时每刻都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怕上级领导知道了,自己的工作岗位难保;更怕与自己相亲相爱了十多年的妻子和对自己充满了崇拜的女儿知道了,那令众人羡慕的美满家庭就会土崩瓦解。他得欺上瞒下,他得掩饰自己,他得强作笑脸。这十来天中他掉了整整的十斤肉,他觉得自己的身心遭到了极大的摧残,他觉得自己已快顶不住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们祝这位易科长尽快地净化灵魂,远离丑恶,做一个具有人格魅力的真正的男人。

  第二个“晚节不保”的故事治疗癫痫最好的药g>

  我看到“女科”诊疗室没有病人,就 去找“女科”的余大夫聊聊。聊了不到十分钟,那扇毛玻璃门突然被谁推开了,一位两鬓斑白、年过花甲的富态老太太一进门就双腿一弯,竟跪在了我们的面前。惊得余大夫赶紧搀扶这位老太太:“老人家,这样一来我们做小辈的可是担当不起。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可怜那老人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把皱纹满面的五官搅的个乱七八糟:“伢们啊,我没有脸见人呀!我今年已经是65岁的人了,儿孙满堂啊!就怪那个老混蛋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丑事,还传给了我。治不好我就和那个老不死的拼了!”

  余大夫和蔼对老太太讲:“您老人家先不要着急,我们取个样检验一下,把病情确诊了在说。”

  取完样刚推开门,就见一个年近七旬、精精瘦瘦的老头子等在门口。他看余大夫后脸上挤出尴尬的笑容,近乎讨好地赶紧接过取好的样,连声的讲:我去送,我去送。这位老伯的身板挺结实,一看就是劳动了一辈子的,那种特和善的老人。望着他的背影是绝对不会把这种老人与寻花问柳联系在一起的。

  老太太是个爽快人,心里有话憋不住,就愤愤不平地讲起事情的由原:

  “那是上十天前,几个儿女定要孝顺我们,凑钱要让家里装修一下。老头子干了一辈子的建筑,怕外人买不好材料,就自己到建材一条街去选。那天早上就出去了,到快中午了才回来。我问他买了没有?他说:已经定好了,只是有的材料现在还没有货。货到了别人要送来的。

  “现在想起来,老头子的脸色有些不对头。但我以为他忙了一上午太累了,还赶紧沏了一壶茶递给他。直到三天前,我感觉到自己腰酸背疼的,底下还流那么龌龊的东西。我就发现大事不好,就去问这个老混蛋,他才讲实话呀。”这可怜的老太太讲着讲着又哭了起来,弄得我们的鼻子也酸溜溜。的确,这么大把年纪了,要让她家的子孙知道了老人家得了性病,她还怎么挺胸做人呀!

  老太太缓了一口气,又向我们哭诉:“当时我一听老头子讲的实话,就晓得自己被染上了花柳病了啊。我前世干了什么坏事要遭五雷劈!我已经是半截身子埋黄土的人了,要让儿女、街坊们晓得了,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界上啊!我就往墙上撞,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干净。老头子一把抓住我就跪下来给我磕头,我跟他一辈子都没见他掉一滴眼泪的,这时眼泪直淌。他一边牢牢地抓住我,一边讲:‘要死也该我死。那天回来我就把肠子都悔青了,我当时也想趁你还不晓得时我先走它算了。现在不瞒你,连安眠药我都买好了。后来一想,我这一走,自己是轻快了。但你和伢们怎么办?那别人的闲话不就更多了,你们还怎样过日子?!’

  “老头子刚烈了一生,从没做什么亏心事。对我和伢们那是没得说的。看到他满脸憋得通红,眼泪流成了河,太阳穴上的筋都暴了起来。我又怕他的血压冲了上来,那就不得了的。他看我安静下来又劝我:我们俩都到医院去把病医好,别人才不晓得。你如真的这样一走,到了‘那边’还要听闲话。

  “到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只有听老头了的了。”老太太逐渐的平静下来。

  听老太太说,过两年就是他们二老的“金婚”了。就因为老伯的“聪明一生,糊涂一时”把自己的清清白白一世的英名给搞丢了,还差一点儿弄个家破人什么是外伤性癫痫病亡。

  老人家讲了半天,事情原来是这样:十天前,老伯怀揣五千元钱直奔那建材一条街。在街上转了半天,左比比、右看看。终于找到一家价格便宜,材料质量又好的小店。经过几番讨价还价,几乎所有材料的价格都比其他店里的20%,双方达成了协议。老伯满意地付了款,拿着提货单跟着店了的一个伙计去提货。从街面上一出来就拐进了一个窄窄的小巷子里了,走进了几十米后,老伯还问了小伙计,怎么这么远?小伙计答道:仓库远一点,租金便宜些。当时老伯并没在意,走到小巷的深处,伙计指着一扇关着的门说:到了,你先进去选好,我来帮你扛。

  老伯不知深浅,推门进屋,只听身后的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住了。刚从外边进来,眼睛一下子还适应不了房间里的阴暗,只见面前一团白花花的东西迎了上来。象老鹰抓小鸡一般把老伯拖到了床边,老伯这才感觉到这团白花花的东西竟是一个年轻女人一丝不挂的身体。

  老伯走出这罪恶的房间,才明白自己被人涮了,落得个钱材两空。还是个“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没想到自己一生的清白就在这十几分钟内葬送这个可恶的小巷子里了。

  善良的人们呀,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要贪小便宜。因小失大时就后悔莫及了。

  第三个“路采野花”的故事

  我还沉浸在气愤和震惊的情绪中,就好象听到门外顾医生在叫我的名字。出来一看,果然她在楼梯口向我招手。

  “有个病友在街对面的电话亭边等我,他也是位特例。你如赶兴趣的话,不妨跟我一块前去看看?”顾医生问到。

  我有些奇怪了:“既然已到了这里,为何还要你过去。他上来不就行了?!”

  顾医生笑着讲:“你们局外人很难体会这类病人的心情的。这个刘师傅在战战兢兢中熬过了十五天,今天是拿检验结果的时间了,在电话中我已经通知他没有染上‘艾滋病’。他却认定我是在安慰他。这不,他自己吓自己,已吓得两腿发抖,声音发颤。”

  “你看他可怜,就把化验单给他送去过目。”我由衷地赞叹顾医生对病人的一片爱心。

  我们快步走到街对面的电话亭旁,看到了一个满脸胡子拉碴、与实际年纪不相符的男人,精神萎靡、面色阴暗的靠在那里,一付身患绝症、病入膏肓的惨样。我从来还没见过这样浑身都充满绝望的男人,看到他令人顿感周身冰冷、不寒而栗。

  那男人一眼看到了顾医生,就象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眸子中闪过一道亮光。

  顾医生善解人意地赶紧把化验单递给他,说:“小刘,你放心吧。真的没染上‘艾滋病’。”

  那男人双手接过单子,盯着上面的结果整整看了两分钟,才抬起头来,象得到大赦般的长长的松了口气,脸色立刻由阴转晴起来。我这才看清楚这个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小小的眼睛、厚厚的嘴唇,一付忠厚老实的模样。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家境是不太富裕的。

  “顾阿姨,我真不知怎么样感谢你!”这男子可能是太激动了,竟把顾医生叫做阿姨。他的右手在裤子口袋中摸出了两张百元的人民币双手颤抖着递给顾医生,以此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顾医生赶紧推辞:“小刘,你这是干什么癫痫病专业治疗医院是哪家?快收起来!你爱人下了岗,孩子又要上幼儿园,需要花钱的地方多。只要以后再不干这糊涂事,比什么都强。”

  “这次我就象死过了一回,绝对不会再做这种傻事了。”这男子象是人要虚脱似的,但诚心诚意地费力地讲道。

  原来这位刘师傅家住市郊九峰山一带,他和爱人原都是一家小纺织厂里的工人。在小孩两岁时,厂里效益大滑坡,夫妻俩双双下了岗。好在刘师傅原是厂里的司机,还算有门手艺,过不多久经朋友介绍,在一家个体运输行打工,跑长途。虽说是辛苦点,赚钱不多,但总是可以养家糊口。刘师傅非常看重着个工作,别人嫌远的,他跑;别人嫌累的,他干。他晓得自己一家大小的饭碗就在这方向盘上。

  半个月多前,在远离武汉的边远山区,刘师傅本想赶到前方的一个县城过夜的,不料在半路车子抛了锚,等修好后夜幕已降临。看来今晚是不可能赶到该县城了。他开了不多远,就发现前方一家山村小店。一个穿着艳丽的姑娘正笑眯眯地,站在路边招手拦车来留客。刘师傅想,这一带自己是第一次跑,地形、路况都不熟悉,在深夜中跑山路实在有些危险。倒不如住下来再说。

  谁知这小店的菜肴实在可口,刘师傅贪杯有多喝了几盅,人就飘飘然起来。老板娘叫进一位姑娘进来扶刘师傅回客房休息时,他酒醉心明地讲要自己走。当老板娘在他的耳边嘀咕,说是“这个不加钱,只图二回路过时再来住店”时,刘师傅就没拒绝了。还有点暗暗高兴,这回可占了个大便宜。

  酒醒后刘师傅就又是后悔有是后怕,悔的是自己怎能干出这么对不起妻子的事呢?!怕的是万一被传上了病那怎么办呀!

  好在小夫妻俩的感情十分好,妻子也非常的通情达理、善良温顺。刘师傅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妻子坦白了自己在酒后干的荒唐事,请妻子这次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自己。并保证这件事绝对是空前绝后的。妻子静静地哭完后决定这次就原谅他,说再有第二次就坚决离婚。

  刘师傅这次跑长途回来不到一个星期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确诊是染上了性病在治疗的同时,他又有了新的担心——自己会不会染上“艾滋病”呢?他有找到“男科”的医生谈这个问题,要求检查。这样,他再一次与顾医生打交道,抽血检查是否患有可怕的“艾滋病”。

  但查艾滋病毒要半个月才能出结果,在这段时间里,刘师傅魂飞魄散、坐立不安。他为自己可能成为艾滋病患者作出了种种的决断:如真的是的,那妻子该怎么样改嫁?该嫁给什么样的人?如真的是的,那儿子就让自己的父母亲带着,只是千万不要告诉孩子实情,让自己在孩子的心目中留一个好父亲的形象。如真的是的,那自己一定得偷偷地自杀,不能把家里少有的一点积蓄用到这个无底洞中,就让自己自作自受、自食其果吧……。整整半个月,这些可怕的思绪紧紧地缠绕着他,象一把钝刀在慢慢的,一刀一刀地割着他,真是比死了还难过。

  直到亲眼看到了化验单他才真的又活过来。相信这个惨痛的教训,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这三个故事真实而发人深省的故事使人们感到了那么地压抑、那么地令人不舒畅,它们都是不应该发生的无奈故事。为了让我们的生活天天充满阳光,为了社会的安宁和家庭幸福,为了我们自身的健康,让我们自觉地远离丑恶、远离肮脏,自尊的做人吧!

上一篇: 什么是阳痿的邮票鉴定方法

下一篇: 睡觉感觉往下掉 睡眠不正常多是这些因素所致